何金花知识产权律师团队
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知识产权专业法律服务

18909697829

   全国服务热线

【商标】终审判决:“兰州牛肉拉面”商标合法有效

来源:兰州晨报

北京市高院终审判决:“兰州牛肉拉面”商标合法有效

  记者1月31日从兰州市商务局获悉,备受市民关注的“兰州牛肉拉面Lanzhou Niurou Lamian及图”商标二审案终于尘埃落定。1月24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维持一审有关“兰州牛肉拉面Lanzhou Niurou Lamian及图”商标合法有效的判决。

  兰州牛肉面商标的来龙去脉

  据了解,2007年,兰州市举办首届“中国兰州牛肉拉面”节期间,兰州市政府作为主办方,兰州市商贸委(兰州市商务局的前身)作为承办方,通过媒体面向全国征集了“兰州牛肉拉面商标”图案,共收到来自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的参选作品449件。经过有关部门、专家学者和行业代表、企业代表两轮评选,初步确定了20件作品。通过新闻媒体公开面向兰州市民进行了投票评选,根据市民投票结果,选出4件得票高的作品,经各方评议最终确定了商标及图案。

  2007年9月,兰州商业联合会作为申报主体,向国家商标局提起了“兰州牛肉拉面”商标注册申请。2010年3月28日该商标被准予注册,并进行了公告,商标专用权期限从2010年3月28日至2020年3月27日。自此,“兰州牛肉拉面”商标正式注册成功。

  “兰州牛肉拉面”商标纠纷风云突起

  然而,就在兰州市民在大街小巷牛肉面馆美滋滋吃着自豪的“牛大”时,2016年10月10日,河北省沧州市个人王某某就“兰州牛肉拉面”商标,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异议。王某某提出异议的理由是:“兰州牛肉拉面”商标作为普通商标却含有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名称,违反了《商标法》相关规定,此外该商标缺乏相应的显著性,不应获得核准注册,因此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请求将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王某某所指相关规定,即《商标法》第一章第十条。该条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而”兰州牛肉拉面“商标中具有”兰州“二字,这成为王某某提出异议的理由之一。

  接到商标异议申请通知后,被申请人兰州商业联合会根据该条例中”地名具有其他含义或者作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组成部分的除外;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的规定,以“兰州”一词在牛肉拉面中具有独特的文化内涵,并非单纯地名为由,向商评委据理力争,请求商评委维持争议商标注册。

  商评委经审理后认定,争议商标虽包含有“兰州”名称,但整体具有与”兰州“地名相区别的其他含义,该商标并没有违背《商标法》相关规定。但与此同时,争议商标整体缺乏显著性,不易被相关公众作为商标识别,构成《商标法》规定的“缺乏显著性标志不得核准为注册商标”。最终,国家商标总局商评委裁定书于2017年11月30日作出裁定:“兰州牛肉拉面商标整体缺乏显著性,不易被相关公众作为商标识别,因此对兰州牛肉拉面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持标人组织法律专家成功一审胜诉

  此后,“兰州牛肉拉面”商标注册人兰州商业联合会、兰州牛肉拉面行业协会负责人与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联系,并委托马翔商标律师团队代理“兰州牛肉拉面”商标行政诉讼案。在充分了解“兰州牛肉拉面”商标的注册背景、评审审查情况等案件相关事实后,马翔律师团队认为该商标对于兰州市乃至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意义重大。一方面,“兰州牛肉拉面”有兰州的“城市名片”之美誉,是兰州文化面向世界的代表;另一方面,包括兰州在内的西部地区经济基础本就薄弱,地方品牌的发展壮大更是不易,该商标对于拉面产业的规范化、品牌化、国际化将起到显著支撑作用。基于此,马翔律师团队为此案多方搜集证据。

  2018年8月20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法庭认为,争议商标由汉字”兰州牛肉拉面“、拼音字母以及图形组成,兰州牛肉拉面是甘肃兰州的风味小吃,单独考虑商标的文字与拼音部分确实缺乏显著性。但争议商标的图形部分占据了争议商标的大部分内容,其图形具有独特设计,使用在争议商标所指定使用的服务上具有显著性。且商标经过长期、广泛的宣传,其整体显著性被进一步加强。故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2018)京73行初911号行政判决书,撤销了商标评审委员会的无效宣告裁定,使”兰州牛肉拉面“商标成功维持注册。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于判决书送达起十五日内,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二审维持原判商标诉讼尘埃落定

  一审结束后,因商标评审委员会和王某某均不服原审判决,遂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0月30日受理该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2018年12月4日,双方委托代理人到法院接受询问。并于今年1月24日审理终结,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判决为终审判决。这意味着一波三折的”兰州牛肉拉面“商标诉讼终于尘埃落定。(张继培)

标签:商标纠纷、商标异议

创新改变世界 专业成就未来

锦天城合肥所知识产权律师团队由安徽省内在知识产权领域有着突出建树的专家、学者及优秀律师组成,业务领域除涉及知识产权传统诉讼外,还包括专利申请、专利复审和无效、商标申请、商标的异议和无效、商业秘密的保护、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企业知识产权管理和转化、科技与金融、财税处理等。

Tel:18909697829       Email:584021915@qq.com

20190215【商标】“滴滴”和“滴滴搬场”是一家吗?

信息来源: 人民法院报

现在人们利用网约车出行,很容易就会想到“滴滴”,那如果在寻找搬场公司的时候发现“滴滴搬场”,普通消费者是否会对两者的关系产生混淆呢?

  近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以下简称上海知产法院)审结原告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桔公司)、北京嘀嘀无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嘀嘀公司)诉被告滴滴搬场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滴滴搬场公司)、上海久业搬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业搬场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滴滴搬场公司、久业搬场公司立即停止侵害“滴滴”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和涉案不正当竞争行为;在指定报纸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滴滴搬场公司向相关行政管理部门申请变更企业名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不得含有“滴滴”文字;停止使用“didibc.com”域名,并将该域名转由原告嘀嘀公司注册使用;被告滴滴搬场公司、久业搬场公司共同赔偿原告小桔公司、嘀嘀公司经济损失52.9万余元和合理开支7万余元。

  “滴滴”打假:“滴滴搬场”擅用“滴滴”作字号并注册域名

  原告嘀嘀公司、小桔公司分别为注册商标“滴滴”的前后商标专用权人。两原告发现被告滴滴搬场公司未经其许可,擅自在企业网站、企业车辆等处使用“滴滴”“滴滴搬场”等标识,注册、使用包含“滴滴”字样的企业名称并将“滴滴”“滴滴搬场”作为企业字号在企业网站中突出使用。同时,滴滴搬场公司注册了didibc.com域名并通过该域名进行相关服务。

  两原告认为,“滴滴”商标经过其广泛使用与持续大力宣传,已具有极高的知名度,请求法院认定“滴滴”商标在获准注册前已构成运输出行服务上的未注册驰名商标。两被告在原告“滴滴”商标获准注册前,在与原告未注册驰名商标核定使用服务相同或相类似的服务上使用被控侵权标识的行为,构成对原告未注册驰名商标的恶意复制与摹仿,在相同或类似服务上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未注册驰名商标相同或高度近似的被控侵权标识、登记并突出使用含有“滴滴”字样的企业字号、注册使用包含“DIDI”字样的域名等行为构成对两原告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及驰名商标的行为和不正当竞争行为,滴滴搬场公司立即停止运营didibc.com域名,且将该域名转移给两原告中的任何一位,在报纸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两被告连带赔偿两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人民币60万元。

  “滴滴搬场”申辩:不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

  被告滴滴搬场公司辩称,原、被告经营业务不同、广告标识不同、文字组合不同,并且在百度网站上输入didi并不会出现滴滴搬场公司的网站。滴滴搬场公司企业名称为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注册,且滴滴搬场公司也未突出使用企业名称,不构成不正当竞争。涉案域名与其企业名称中“滴滴搬场”的拼音具有对应性,其使用该域名具有正当性。

  被告久业搬场公司则辩称,两被告为独立经营,两被告的账册和利润分配也是独立的,其不构成共同侵权。

  法院:“滴滴搬场”构成对“滴滴”未注册驰名商标的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

  上海知产法院审理后认为:

  首先,根据本案相关证据情况,截至被告滴滴搬场公司企业名称核准登记时,“滴滴”商标尽管未获注册,但已经在全国范围的运输出行服务行业中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符合法律规定的认定驰名商标的条件,应认定为未注册驰名商标

  其次,被告滴滴搬场公司将未注册驰名商标“滴滴”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登记使用,并在其网站上使用该企业名称的行为,具有搭便车的主观故意,会使相关公众认为其与原告存在关联关系或者两者为关联企业,产生误导公众的后果,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损害了两原告的合法权益,其行为构成对两原告的不正当竞争。

  再次,被控侵权域名为“didibc.com”,其主要部分didi系未注册驰名商标“滴滴”的音译。尽管被告滴滴搬场公司的企业字号为“滴滴”,但其对该字号的登记使用并不具有正当性,故其注册使用涉案域名的行为没有民事权益的基础,本案中,被告滴滴搬场公司使用该域名的目的是宣传推广其搬场服务,具有商业目的,因此,被告滴滴搬场公司注册该域名并利用该网站进行电子商务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同时,其注册使用该域名具有攀附“滴滴”商誉的主观恶意,以获取不当竞争利益,故其对该域名的注册使用行为亦构成不正当竞争。

  最后,被告滴滴搬场公司在其主办的网站、搬场车辆上使用的“滴滴”“滴滴搬场”等文字,前者与涉案“滴滴”商标构成相同,后者与之构成近似,会引起相关公众对服务来源产生混淆,构成对涉案“滴滴”商标权的侵害。

  被告滴滴搬场公司和久业搬场公司均为一人公司,两公司法定代表人互为对方公司的监事,且在被告滴滴搬场公司成立前,其法定代表人长期为被告久业搬场公司的监事;涉案网站的主办方虽为被告滴滴搬场公司,但网站负责人为被告久业搬场公司法定代表人,久业搬场公司自身并无网站;涉案网站上公示的联系电话、办公地址均与被告久业搬场公司的相关信息一致;被告久业搬场公司经理承揽业务时亦宣称其与被告滴滴搬场公司系共同经营,故上海知产法院对两原告主张被告久业搬场公司对涉案侵权行为承担共同侵权责任予以支持。

  由于涉案证据不能证明两原告实际损失或两被告的侵权获益,也没有涉案商标许可使用费作为参照,上海知产法院综合考虑两被告涉案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范围、后果,两被告的主观故意、涉案“滴滴”商标注册前构成未注册驰名商标的情况以及核准注册后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对两原告主张的赔偿数额予以全额支持。

标签: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未注册驰名商标

创新改变世界 专业成就未来

何金花知识产权律师团队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知识产权专业法律服务,业务领域除涉及知识产权传统诉讼外,还包括专利申请、专利复审和无效、商标申请、商标的异议和无效、商业秘密的保护、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企业知识产权管理和转化、科技与金融、财税处理等。

Tel:18909697829     Email:584021915@qq.com

分享到:

www.ahiplaw.cn

专业律师访谈,与律师心贴心距离

——————————————————————————————————————